潮世界|潮玩“砌墙” 是只有成年人才能拥有的快乐

2020-08-16  9orange

本文转自【艺术玩了没】;


“喜欢潮玩是很偶然的一次机会。当时是2018年,我同事带我走进泡泡玛特,那也是我第一次走进泡泡玛特。”


多年以后,再提起“入坑”潮玩的缘由,张大乘还是难掩兴奋,似乎那个奇妙的下午就发生在此时此刻。


“我原本是帮同事抽他想要的Molly宫廷系列的隐藏款“格格”的,没想到,我三次就抽中了!从那以后,我也慢慢‘入坑’,开始收藏潮流玩具。”


这位年轻的潮玩玩家,真实拥有几面墙的潮流玩具,从市面常规款,到限量手办,应有尽有。


对他而言,潮玩不仅仅是玩具,也不仅仅能带来快乐的体验,更是值得收藏的心爱物件。


那么,用潮流玩具“砌墙”到底是怎样一种“只有成年人才能拥有的快乐”呢?


“入坑”,活泼泼的缘分


如果回忆能有形式,那潮玩无疑是最活泼泼的一种。


尤其对于大乘同学而言,动漫以及周边是整个青春的陪伴。


“其实现在收藏的一些潮玩,除了我会固定收集的几个IP形象之外,还有的是我以前喜欢的动漫形象周边。”


他回忆到,学生时代的快乐很简单,热血番剧的更新最是吸睛。


围绕剧情,大家可以热火朝天地讨论好久好久,那份飞扬的热情至今都是鲜明的。


这份热情当然也延伸到动漫的周边产品上。


但当时潮玩尚未发展成熟,市面所见的玩偶缺乏设计感,且质量一言难尽。


而由设计师所设计的则量少而优,相对应的,大多也都价格不菲,很少有学生能消费得起。


那时候的他不会知道,日后与潮玩的结缘如此之巧。


毕业以后,大乘做了会计师,经济收入足以支持精神生活所需。


放眼社会,整个潮玩领域也有所突破,这也为当年的热血少年们找到了新的表达机会。


于是,大乘从单纯追番,进阶到购买心仪的动漫手办。


其中也不乏一些限时发售或者限定。如黄金圣斗士、海贼王、哆啦A梦等经典形象。


对他而言,潮玩本身的意义早已超越物质本体,通过收藏,在延续那份鲜明的情感体验,他在重温青春岁月,在不断和当年那个自己对话。


原来看似偶然的“入坑”,是命中注定的必然。


“拆到隐藏款真的有种中奖的感觉!”大乘同学的语气难掩兴奋。


潮玩能从小众变大众,离不开盲盒这种制造不确定惊喜的玩法和隐藏的设定。


“拆箱和端盒也算是有点氪金的行为了,所以目前来说潮玩消费者还是成年人居多,毕竟在经济上,成年人还是要比学生群体自由很多。”


不过大乘同学坦言,买买买虽有快感,但能够收藏到自己最喜欢的IP,才更容易感受潮玩带来的快乐。


氪的就是创意


大乘同学的潮玩藏量颇大,摆满了潮玩的柜子在家里“顶天立地”铺满了好几堵墙。


其中,他最喜欢的IP是龙家升老师设计的Labubu。外形狡黠可爱的Labubu,很戳他的“萌点”。


在他看来,这种“萌”有着极鲜明的辨识度,痞痞地坏笑着,内心可以装下一个有趣的灵魂。


虽然对labubu各个主题都如数家珍,但他对设计师本人却并不怎么痴迷。


反倒是设计师所设计出来的IP形象,或者说设计师通过玩具这种载体所呈现的创意才是深深吸引到他的。


在他看来,潮玩IP和电影、动漫的手办不同。


手办有或宏大或完整的故事作为内容支撑,收藏这类玩具时,回忆占上风,主要还是念想当时剧情或人物角色。


而潮玩IP就不一样了,掏空了自己,允许你把灵魂放进去,这就给足了玩家表达自我的空间。


大乘同学坦言,其实潮玩也是表达或重塑自我的一种方式,或许是为了激发多巴胺的释放,告诉自己要真诚,要勇敢,要热爱世界。


又或许是为了延续当年那份热血,用潮的方式证明,也时时激励自己要拥有一颗充满童趣、充满活力的心。


但无论如何,通过收藏潮玩,他找到了一条表达自我的路,并且,这条路上还有很有志同道合的伙伴,大家可以一起向着美好出发。


看吧,其实成年人的世界哪有这么复杂。大乘同学的快乐就很简单呀~


潮玩摆拍旅行法,走起~


除了收藏盲盒,大乘同学还是一个旅行发烧友,除了南极洲还未涉足之外,其他几个大洲均留下了他的足迹。


“也算是赶一下近几年‘带着玩偶去旅行’这个潮流吧,和不少人带固定一个玩偶不同,我会根据旅行目的地选择不同形象的玩偶。”


如今的他,每次旅行除了带上日常行李之外,还会带上几只应景的潮流玩具陪他一起。


“比如要是我计划去埃及旅行,我就会选择法老形象的Molly。去海边就会带水手形象的Molly。


当然,如果没有很契合的潮玩,我也会随机带几枚当下我最喜欢的。”


收藏潮玩这件事儿,完完全全就是出于喜欢,价值、升值潜力什么的均不在他的考量范围内。


他只看重以下三点:


一是衡量潮玩的这套系列的是否具有设计感;


二是潮玩的视觉效果是否具备强烈鲜明的记忆点;


三是潮玩本身是否能戳中他的萌点。


萌还代表着童趣。


一眼看过去,能让玩家再次感念到童年的美好的潮玩一定是打动人心的,当然也就值得带回家。


单凭一个玩具形象就可以激起一个成年人内心的柔软,这或许正是潮玩最纯粹的魅力所在。


毕竟,谁还不是个“资深少年”呢?


作者海淀皮卡丘,一个沉迷二次元的潮玩挖掘机。


分享人张大乘,一个假装不务正业的神经质会计民工。


星际杯


Dimoo太空


留言说说你是怎么与潮玩结缘的吧~届时莱菔君会把留言获赞数达到20的读者拉进小群,通过玩游戏送出5个Dimoo太空系列盲盒哟!还有机会能赢走DIMOO星际杯呢,快来参与吧~截至时间2020年8月6日12:00。


上一篇: 前面没有内容了

下一篇: 盲盒迷思(下):别再让盲盒背负污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