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盒迷思(上):“炒盲盒”是个伪命题

2020-08-16  9orange

一家准备上市的公司,引发了一场关于盲盒的激烈争论,这家公司就是泡泡玛特。鲜有一种事物能够像盲盒这样,产生如此极端的两种态度,支持者认为盲盒是一种创新营销方式,应当鼓励,反对者则直接扣以“炒作”“赌博”的标签,谈“盲盒”色变。此之蜜糖,彼之砒霜,盲盒的本质到底是什么?

 

盲盒并不稀缺,值得“炒”的是里面的潮流玩具,一般包括隐藏款和限量款。在众人眼中,“炒盲盒”已是如此疯狂,于是诞生了“70后炒房,80后炒股,90后炒币,95后炒鞋炒盲盒”的说法。

 

从表面上来看,盲盒确实形成了一个规模较大的二级市场,且出现了明显的溢价。“炒盲盒”真的如炒股、炒币一般,是获取暴利的投资行为吗?从被频繁提及的“有盲盒价格狂涨39倍”“玩家转卖盲盒赚10万”这些信息看,似乎“炒盲盒”已经风靡一时。

 

我们可以把闲鱼平台的盲盒交易市场和股市做个对比。从动机来看,股票市场投资人的动机不必多说,就是赚钱,而在闲鱼交易的用户,他们的目的非常多元且复杂:卖家出售稀有款,为的是退坑、回血,甚至有“欧神”只是为了出掉手中重复的隐藏,而买家购买稀有款,几乎无一例外是为了收藏。



闲鱼上买到稀有款的买家发帖“留念”

 

当买家不以赢利为目的进行交易,二级市场中的盲盒也就不具备流动性,绝大多数盲盒都是一次性交易,买家买到心仪的潮玩后,交易链条就终止了。在这样的生态中,“击鼓传花”的事是不太可能发生的。一位资深玩家去年在潮玩展上看中了一款拉布布的限定,闲鱼上也有出售,但没过几天这一款就再也搜不到了。

 

客观上,必须承认的是有少部分玩家确实赚到了钱,但相比整个盲盒用户的整体数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更重要的是,这少部分玩家的获利结果并非从一开始就是有目标有计划的纯商业行为。一位资深玩家2019年在闲鱼卖出了自己所有的藏品,赚了20万,但他却表示:“包括我,谁也没想到它会升值!”这说明人们并没有对潮玩的价格走势形成普遍的预期,而没有预期,就难以炒作。就好比大家都坚信某只股票会涨,才会去炒这只股,如果无法确定每款潮玩未来的价格走势,就难以形成炒作的风气。

 

如此看来,“炒盲盒”与炒股、炒币有着本质区别,因为盲盒缺乏流动性、没有形成明确的市场预期,它的价格主要是由玩家对每种款式的偏好来决定的,因此并没有普遍的投资价值。

 

在闲鱼,围绕盲盒,用户衍生出各式各样的需求:出售、求购、展示、分享、换娃,有玩家会分享自己拆到隐藏的难忘经历,有玩家会发帖纪念自己买到心仪的娃娃, 还有玩家发帖只是为了分享和展示自己手中的稀有款式。2019年,闲鱼有56万件商品“只挂不卖”,玩家单纯为了炫耀展示自己的“宝贝”,足见这是一个聚集大量玩家的平台。


闲鱼上的玩家分享自己的隐藏款

 

人们对“炒盲盒”的直观感觉是,获得稀有款,转而在二手平台立刻高价卖出,赚取可观的差价。不过在闲鱼,这类生意并没有想象中好做,“有价无市”的情况也时有发生,如果想卖出一个好价格,需要耐心等待真正愿意付出高价的玩家出现。潮玩的溢价根本上源自其艺术价值,潮玩二手市场本质上和古玩、艺术品市场是一样的。

 

在由玩家主导的二手市场,“炒盲盒”以个别现象存在,并非盲盒的固有属性和标签。把盲盒贴上炒作的标签,是对潮玩市场生态的错误解读。“炒盲盒”更像是一个伪命题。


上一篇: Molly出没请注意 “川味潮玩馆”进驻宽窄巷子

下一篇: 揭秘泡泡玛特的“盲盒经济”:本质上是“惊喜经济” 消费者主要为一二线白领